中央储备棉去库存蓬勃发展的纤维作物综述

 

去库存:减轻50%以上财政负担

看到这张图,我不禁想到今年3至9月的那段时间。我作为一名工作人员,亲眼目睹中央储备棉的销售情况。这段时间里,我们挂拍销售了322万吨棉花,这意味着我们一天要检验超过5万包棉花。虽然很辛苦,但我们却像愚公移山一样,逐步削平高库存的“棉山”,让我感到非常欣慰。

 

长期以来,供给总量不足一直是我国农业发展的主要矛盾。因此,农业政策的重心也是增加产量。2011-2013年,三年棉花大丰收,我们连续实施棉花临时收储政策,保护性价格敞开收储,三年共收储323万吨、662万吨和658万吨,分别占当年度总产量的40%、87%和94%。但受国际棉价持续低迷影响,进口价格大幅低于国内价格,使收储压力陡增。超大规模的储备不仅对安全管理构成挑战,更对财政产生极大压力。

整个棉花产业链的健康发展长期以来都受到了很大的阻断,我们的财政一直在承担大量的保管和利息费用。

我作为农产品收储制度改革首批试点品种之一,亲眼见证了我们国家从2014年起启动新疆棉花目标价格试点工作。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我们通过实行棉花目标价格政策和储备棉去库存政策来使整个棉花产业链条各个方面的利益得到兼顾。通过目标价格政策,我们可以替代临时收储并直接将市价与目标价差补给农民,从而使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与政府补贴脱钩。

随着我国纺织产业技术的升级,棉花需求呈现恢复性增长态势。因此,国内棉花产需开始出现缺口,近三年年均国内产需缺口240万吨左右。为保证市场供应,有关部门为此出台了储备棉轮出措施。在2016年5月至9月和2017年3月至9月两次储备棉轮出销售,我们总共挂拍737万吨,总成交量近590万吨。

持续两年大规模轮出后,中央储备棉的财政负担减轻了50%以上。这一轮出销售策略得以有效实施,库存消化和市场稳定也得到了有效的统一。这也就意味着,我们的储备棉轮出销售将有助于整个棉花产业链条的健康发展。

我是中国棉花信息中心总经济师冯梦晓,我向大家介绍,我们预计2017年全国的棉花总产量将达到584万吨,而国内的棉花消费量预计为780万吨,供需之间仍然存在较大的缺口。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我们需要发挥储备棉轮出在供求调节方面的重要作用,除了适度进口外也需要有所作为。

因为库存得到了有效减少,我们得以有效地补充了当年棉花需求的缺口。通过储备棉的出库,我们不仅解决了需要大量棉花的问题,而且由于储备棉的品级较高,也满足了市场对较高品质棉花的需求,缓解了市场供求之间的质量矛盾。这一系列的去库存“减法”做成了增加有效供给的“加法”。

根据我们的数据显示,本年度棉花政策性去库存的日均成交量为2.2万吨,平均成交价为14754元/吨,折中等棉花的价格为15962元/吨。与同期商品棉的均价15926元/吨基本持平,国内外棉价差继续保持900元/吨左右,较前年3000元/吨左右的内外棉价差,缩小了近70%。在这一去库存的期间,储备棉的投放数量得以均衡稳定,成交价格也得以在合理的水平上波动,最高成交价和最低价之间相差约1500元/吨。

国内棉花现货价格在本期期间保持稳定,大约在16000元/吨左右波动,幅度仅为240元/吨左右。

我是冯梦晓,我认为此次改革采取国内外市场联动的轮出底价形成机制,同时建立了储备棉不对称轮换机制和常态化轮储决策机制。这些措施通过动态调节投放的节奏,稳定了市场预期并在收购最集中的10月到第二年1月期间停止了投放,从而为新棉的购销留下了空间,避免了对市场的打压,有利于棉农从市场中获得更多的收益。

如果储备棉去库存的政策想要成功,我们就需要保障农民的利益并有效地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最近的数据显示,市场通过有效的手段引导棉花生产向优势产区转移,新疆地区近三年棉花种植面积不断增加,从3100万亩提高到了2905万亩,最近则提高到了3163万亩,这三年的产量依次为367万吨、405万吨和461万吨。现在新疆地区棉花的产量已经占到全国产量的七成以上。

由于新疆地区的自然条件适应了棉花的生长,所以我们需要借助市场力量的引导,进一步优化棉花的种植结构,从而保障棉农利益的实现。

我了解到,内地棉区生产相对分散,单产和质量不具优势,并且国家支付的目标补贴标准也只占新疆棉补贴标准的60%。通过引导冀鲁豫及长江流域一些传统棉花生产区,种植结构得到了调整,改种更有效益的农产品,这样就能够发挥农业生产比较优势。

目标价格补贴政策是一个很好的政策。在2014-2016年期间,新疆棉花的目标价格分别为19800元/吨、19100元/吨和18600元/吨,而在2017-2019年期间则保持在18600元/吨。如果市场收购价格低于当年的目标价格,棉农就能够从国家财政直接获得补贴来填补差额。凭借这个政策,棉农就不用承担市场棉价大起大落带来的风险,只需要时刻准备应对自然灾害的影响。

我听到中储棉董事长谷玉有的话,棉花去库存也成为衔接农业生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纺织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结合点。如果我们在上游推进农业优化种植结构,同时下游纺织企业能够以较低的成本稳定地采购到优质的原料,这对于我国纺织转型升级、提高国际竞争力和增强实体经济活力都有着积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