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农作物秸秆饲料利用前景广阔

据中国秸秆网综合报道,我国是牛羊等草食动物养殖大国。 2021年,我国饲养奶牛1043.3万头、肉牛7685.1万头、羊30654.8万只、马367.2万头、驴232.4万头、骡子62.3万头。 411,000 头骆驼。 猪、鸡等单胃动物及其消化道微生物不产生纤维素酶,不能利用干草、稻草等粗饲料。 牛、羊等草食反刍动物与单胃动物不同,它们具有强大的瘤胃消化能力。 它能消化利用粗饲料中的木质纤维素,获得反刍动物生长发育所需的能量,从而避免与人争夺食物,是节粮型畜牧业。

 

纤维作物资讯官网_纤维作物分布在哪里_纤维作物资讯/

同时,我国作为粮食和经济作物生产大国,还拥有丰富的秸秆资源,其中含有大量速效纤维、粗蛋白等营养成分,是草食动物如草食动物良好的粗饲料资源。牛和羊。 例如,玉米秆中性洗涤纤维含量为69.1%-82.5%,酸性洗涤纤维含量为37.2%-47.1%,粗蛋白含量为4.9%-8.7%,粗脂肪含量为1.4%-1.7%,是牛、羊不可缺少的。 “五粮”如果经过科学加工,提高其营养品质,甚至有可能取代优质牧草,成为草食动物的“主食”。

秸秆饲料已成为秸秆重要的农业方式,对于填补优质饲料缺口、保障畜产品供应、促进种养高效结合发挥了重要作用。 2021年,全国秸秆产量8.65亿吨,可收集量7.34亿吨,年利用秸秆饲料1.32亿吨。 这些秸秆可提供约460万吨粗蛋白(按秸秆粗蛋白的5%计算),相当于5750万吨玉米、1150万吨豆粕或2300万吨苜蓿所能提供的粗蛋白质量。提供; 同时还可提供5000万吨草食动物所需的中性洗涤纤维。

秸秆中的纤维对牛羊有很多好处。 在牛、羊瘤胃中被微生物分解后,可提供能量; 能刺激反刍和唾液分泌,维持瘤胃pH值稳定,防止反刍动物酸中毒; 有利于瘤胃微生物的增殖,从而保证瘤胃微生物的正常活性,增加微生物细胞蛋白的含量。 秸秆经牛羊消化后,还可以为土壤提供优质有机肥,将部分有机质返还土壤,提高耕地质量。

秸秆变饲料不仅有利于牛羊,而且养殖企业可以节省成本,提高效率。 近年来,我国优质饲料原料供应不足,饲料原料价格稳步上涨。 豆粕最高价格接近5000元/吨,玉米价格从不足2000元/吨上涨至3000元/吨以上,美国进口苜蓿市场价格达到3300-3700元/吨。 在这样的压力下,不少企业纷纷做起秸秆饲料“生意”,养殖成本大大降低。 例如,福建省建瓯市就种植了大量的鲜食玉米。 当地一家养殖企业将新鲜玉米秸秆制作成青贮饲料代替苜蓿饲喂奶牛,可使每头奶牛每日苜蓿饲喂量由5公斤减少至3公斤。 仅此一项,每年可为养殖场节省饲料成本230万元。

虽然秸秆饲料已得到很大发展,但与我国巨大的草食动物养殖量相比,秸秆饲料还有很大差距。 按2021年草食动物饲养存栏量计算,年秸秆饲喂量近2.1亿吨。 考虑到饲喂过程中剩余和废弃部分(折算30%),草食动物秸秆年需求量为3亿吨。 吨左右。 目前,饲料秸秆用量总量为1.32亿吨,尚缺口1.68亿吨。 如果算上年出栏肉羊3.2亿只,草食动物秸秆年需求量将达到3.85亿吨,秸秆饲料短缺量将达到2.53亿吨。

一方面,养殖企业对饲料的需求旺盛。 另一方面,秸秆资源丰富但饲料利用率却上不去。 问题是什么? 在我看来,主要原因有以下三个:

一是饲料利用收储运体系不健全。 饲料利用对秸秆品质要求较高。 目前,由于大部分地区秸秆产量大,留茬紧,劳动力少,缺乏配套的收集机械设施,导致秸秆收获不及时或杂质含量较高,影响后期加工。以及饲料的利用。 储存秸秆时,需要具备防潮、防霉的储存空间和技术条件,这些是普通收储企业难以满足的。

二是饲料利用关键技术装备存在明显短板。 目前,秸秆饲料加工多由散户和小型企业进行。 饲料加工主要靠经验和感觉。 工艺简单粗放,缺乏科学的法规和严格的质量控制,产业规模化、生产标准化、加工集约化水平较低。

三是饲料利用技术装备支撑不足。 专门从事秸秆饲料研究的科研团队较少,秸秆饲料防霉、加工、饲养管理、营养分析、饲料配方等关键技术供给和支撑严重不足。 国内饲料加工机械设备关键技术研发不足,大型裹包加工机械依赖进口,黄储、微储、膨化等自动化加工水平有待进一步提高。

我国牧场不足,人工饲草产量低,优质粗饲料资源短缺制约草食畜牧业发展。 随着食草动物数量的增加,对秸秆的需求量也会逐渐增加。 那么,如何进一步提高秸秆饲料利用率呢? 笔者认为,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入手:

一是促进产业合理布局。 结合草食动物养殖业发展和秸秆资源分布,因地制宜布局秸秆饲料利用产业。 在养殖优势地区发展秸秆畜牧业,促进秸秆资源就地转化、就近利用、增值利用。 在秸秆资源优势地区,匹配适宜养殖规模,建设秸秆饲料储存基地,打造集收集、储存、运输、加工为一体的秸秆饲料服务体系。

二是积极推动工业化发展。 各地要积极培育秸秆收集、运输、储存专业合作组织,推动规模以上秸秆饲料生产加工企业技术改造、设备升级和产品研发,支持肉类、牛羊规模化经营养殖场提高秸秆饲料加工自动化水平,推广秸秆饲料加工。 饲料工业正在向专业化生产、集约化利用、产业化经营转变。

三是强化科技支撑。 开展秸秆饲料利用关键技术及配套设备开发科技攻关,加强秸秆饲料新技术推广和新产品开发。 大力推广秸秆青(黄)储、氨化、膨化、全混合日粮等加工技术,开发针对不同动物的定制配方饲料,提高秸秆饲料转化利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