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秀荣我国粮食安全现状及政策

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和政府工作报告多次谈到粮食问题,涉及粮食生产、粮食播种面积、保障粮食安全的政策措施和指标等。在我国,粮食安全一直是一个重要问题。因为粮食生产是国民经济的基础,我们必须居安思危,常抓不懈。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防控阻击战再次证明了粮食安全的“压舱石”作用。 正如习近平同志所说,“手上有饭吃,心里不慌,任何时候都是真理”。

 

目前,网络上流传不少担忧中国粮食安全的文章,向公众传递出我国粮食安全形势不容乐观。 作为一名农业经济学研究者,我很高兴公众对粮食安全的高度重视,但同时也深感这些文章中存在很多误解、误解和不实之处,基本判断存在严重偏差。我国粮食安全现状。 一些网络文章的内容来源于道听途说、不实谣言; 有的讲的是很多年前的情况,却给人一种现在的错觉; 有些可能是主观的,故意夸大担忧。

首先,在谈论粮食安全时,我们必须明白我们谈论的是数量安全还是质量安全。 当我们谈论粮食供需关系时,我们谈论的是数量安全,即粮食供应能否满足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食品的质量安全基本在不断提高,但食品的数量安全可能不会持续提高。 这主要取决于粮食生产的比较效益和政策安排。 相反,国家粮食数量安全问题日益突出,特别是在地少人多的人口大国,成为政府和公民关注的焦点。 其次,谈食品安全,首先要了解食品的概念。 中国早在周代就出现了“粮食”一词,但一直是用于充饥的田间作物产品的总称; 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官方统计才明确包括三类粮食:谷物、豆类(主要是大豆)、块茎类(红薯和马铃薯,不包括木薯和芋头)。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没有“粮食”这一统计指标,而是采用“谷物”、“根茎类(主要是马铃薯)”、“豆类(不含大豆)”和“油料作物”等分类指标。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等国际组织和大多数国家将大豆列为油料作物,而我国则将大豆列为粮食作物。 这是我国与国际农产品统计指标的较大差异。 国际上,粮食安全主要指粮食安全。

从历史上看,1840年以来,无论是从人均粮食占有量还是粮食供需平衡来看,我国目前都是粮食安全水平最高的时代。 2015年至2019年五年人均粮食产量476公斤(其中粮食产量443公斤),2020年将再获丰收。超过400公斤的安全线。 这是一个国家粮食安全的真实指标。

有人可能会说,我国现在不是还在净进口粮食吗? 有不少文章以粮谷净进口作为我国粮食安全形势堪忧的依据。 我国确实进口大量粮食,但主要是大豆(占我国常年粮食进口总量的70%以上)。 长期以来,我国油籽、油籽和蛋白饲料严重不足,需要大量进口。 大豆的含油量约为20%,蛋白质含量约为40%。 是一种比较合适的兼具油和蛋白质的大宗产品,也是人造肉等植物蛋白的廉价原料。 2020年,我国大豆进口量首次超过1亿吨,压榨后可获得约1800万吨豆油、8000万吨豆粕。 事实上,2020年进口食用植物油983万吨,进口菜籽311万吨。 根据国内指标,我国进口了大量粮食; 但根据国际指标,中国进口了大量石油和石油产品。 这也是如此大的大豆进口规模并未对国际粮食市场造成冲击的重要原因。

我国每年净进口粮食的比重并不大,近五年基本在3%左右。 2020年,受国内外价差影响,粮食进口略有扩大,进口3579万吨,出口259万吨,净进口3320万吨,占全年粮食产量的5.38%。 我国进口强筋、弱筋小麦、泰国大米等,主要是为了调整需求结构; 进口大麦、高粱、玉米等,主要用于酿酒、饲料等加工行业。 总体来说,是为了更好地满足人们丰富的消费需求。 近年来,我国粮食库存消耗率一直处于历史高位,远高于国际公认的正常储备范围,也远高于合理储备范围。 尤其是用作口粮的大米和小麦库存,几乎可以满足全国人民一年的需要。 消耗。

虽然我国目前并未面临粮食安全威胁,但有两个重要问题需要进行中长期战略规划。 首先,从资源消耗、环境污染、财政支出等角度来看,实现这一成就的成本巨大。 如何有效降低粮食安全成本? 二是未来粮食安全面临更大挑战和压力。 如何长期、可持续地保障粮食安全?

从国内粮食供给侧压力来看,我国已进入追求高质量发展阶段,保护生态环境、低消耗、高效等绿色发展要求日益提高; 在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农业用地的减少是不可避免的,农业用水量也不断增加。 它正在减少; 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对粮食品质、多样化、专业化的要求越来越高,但在一定的静态时间内,粮食生产中产量与质量之间存在着“敌对法则”,即追求产量产品质量的提高往往是以牺牲一定的产量为代价的。 可见,未来粮食生产的各种制约因素还将不断​​加大。 从粮食需求端压力来看,随着人口增加和城市化进程加快,粮食需求将持续扩大。

除了眼前的供需因素外,还有一个更棘手的粮食和农业收入问题。 粮食是农民生产的,种粮收入决定了农民种粮的积极性,农民是否愿意种粮直接关系到粮食产量。 粮食是单位价值低的产品,需要大规模经营才能获得足够的收入。 经济学上称为土地密集型生产。 美国的粮场面积一般在6000亩以上,否则很难维持生存。 我国绝大多数种粮农民都是小规模经营,仅靠种粮收入很难维持农民的正常生活水平。 如何保证小规模经营下粮食和农业的收入,是高收入国家发展中的世界性难题。 我国目前面临的就是这个“大国小农”的问题。 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随着国民收入不断增加,未来可能真的会出现“谁种粮”的问题。 这也是我们在粮食安全方面必须居安思危、未雨绸缪、改革创新的主要原因之一。

综上所述,未来国内粮食生产必须在更加严格的环境约束和经济压力下,使用更少的水、土壤等资源,生产出更多、质量更好的粮食。 可见,“保国家粮食安全,保中国人民就业”从长远来看,保障粮食安全任重而道远,不能懈怠。

粮食生产周期长。 在自然增长周期和经济复苏周期的双重作用下,粮食产量一旦下降,往往需要数年时间才能恢复。 这与打开机器就能获得产品的行业有很大不同。 我国在这方面已经学到了很多。 例如,粮食生产从1998年开始进入“下降-止滑-恢复”过程,导致粮食总产量连续10年恢复。 直到2008年才刚刚超过1998年的产量; 该地区经历了14年的恢复时间,直到2012年才达到1998年的水平。更令人担忧的是,一些变化在正常经济活动中几乎是不可逆转的。 比如,粮地一旦用于生产非粮高值农产品,甚至去农化,就很难回归粮食生产。 因此,保障粮食安全必须有全局思维、长远战略,居安思危、常抓不懈。 不然一旦发生大滑坡,就会出大问题。

很多人认为,中国的粮食安全是为了降低自身的安全风险,以免被外国抓住“民以食为天”的生命线。 这种认识无疑是正确的,但还不够。 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 保障粮食安全不仅是自身的需要,客观上也是对世界的巨大贡献。 如果像中国这样的人口大国不负责任地向国际市场输出粮食安全问题,不难想象,这将对国际市场粮食供求关系和国际粮价产生怎样的影响,对国际粮食安全产生怎样的影响。粮食匮乏的发展中国家。 同时,我们也将承受国际社会的广泛指责。 因此,保障粮食安全也是中国对世界负责任的态度。

基于我国粮食安全的重要性、未来影响因素的动态以及扑朔迷离的国际变化,只有强化粮食安全政策,立足粮食基本自给,才能掌握粮食安全主动权,进而掌控全局。经济社会发展形势。 2013年12月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提出“以己为本、着眼全国、保障产能、适度进口、科技支撑”的国家粮食安全战略,强调要坚持“确保粮食安全”的战略方针。粮食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

目前,我国已形成较为完善的保障粮食安全的政策体系:通过“地藏粮、科技储粮”的战略方针,保耕地、保产能、科技增产、巩固发展。立足国家粮食安全,保障国家中长期粮食安全; 在粮食生产主体政策方面,继续培育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等新型经营主体,实行适度规模经营,使粮食生产经济可持续,促进粮食生产进步。食品生产技术; 在保障粮食、农业收入方面,稳定粮农补贴,坚持和完善稻谷、小麦最低收购价政策,完善玉米、大豆生产者补贴政策,扩大全额成本补贴范围三大主粮作物保险和收入保险试点; 在粮食安全领导责任落实方面,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在原有“米袋子”省长负责制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出,地方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切实担负起粮食安全政治责任。粮食安全,落实党和政府对粮食安全的对等责任; 在调动县级政府粮食生产积极性方面,要健全粮食主产区利息补偿机制和农业支持保护制度,落实粮食主产县奖励政策,加大财政转移支付力度付款。 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进一步提出,支持有条件的省份降低粮食主产县三大粮食作物农业保险费县级补贴比例; 粮食储备保障方面,继续深化粮食收储制度改革,建立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的现代粮食储备制度,逐步完善中央储备与地方相结合的政府储备制度储备统筹协调,加强中央粮食政策落实和中央储备粮管理考核。 在立足国内的基础上,充分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和资源,进一步提高我国粮食安全、粮食品种消费的丰富性和粮食经济的合理性。

粮食安全不仅注重增加产量和供应,还应减少粮食损失和浪费。 减少损失和节约的短期效果将比产量增长更为明显。 我国为提高粮食产量付出了巨大的生态、资源、财政代价,而历年平均增产率只有1个百分点,可见依靠技术进步增产绝非易事。 目前,粮食收获、流通、加工、储存、消费等环节的损失和浪费非常大。 专家普遍认为,减少经营损失、节约消耗,可以轻松节省5%以上的粮食。 减少食物损失和浪费就是提高食品安全,特别是通过消费者自觉行为减少浪费更容易实现,因此消费者应自觉合理点餐,实施“光盘行动”,形成“可耻浪费”整个社会。 气氛。

总体来看,未雨绸缪、不懈努力,是保障我国中长期粮食安全的关键。 政府要进一步完善和增强国家粮食安全治理体系和能力,形成更好发挥市场作用的制度政策和长效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