蚕豆埃及人眼中的中国美食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一货有一主,各有其自己爱好的。如果某种计谋也被败露,人们便说:我明白这蚕豆了!有人说:别跟我玩蚕豆了!很明白,它的意思是别把我当作傻子取笑了。

由于爱之甚切,埃及人索性将蚕豆称为埃及豆,蚕豆更是他们每天不可或缺的食物。埃及人口约7000万,平均每天消费蚕豆约1000吨。埃及人吃食蚕豆的花样很多,最常见的有四种,焖蚕豆、炸蚕豆饼、炖蚕豆和焖豆芽。

焖蚕豆是一种最普通的、带有浓厚辣味的小菜,制作的方法也简单:将蚕豆挑选干净,放在锅里,加入适量的水,放入大蒜、洋葱,搅拌一下,然后放在文火上彻夜蒸煮。做好后的焖蚕豆成稀稀的糊状,很像婴儿食品。食用时,加些新鲜的柠檬汁、橄榄油、奶油或黄油和嫩绿的香菜叶,有时放上奶和煮鸡蛋等一起捣碎拌匀。埃及人的早餐里,滚烫的焖蚕豆和牛奶是必不可少的,尤其是在冬天和斋月里,更受欢迎。在开罗穷人区,街头巷尾都有卖焖蚕豆的小摊,有的摊子旁还放着桌子和凳子供客人用餐。清晨,有人穿着睡衣就出门了,端着小锅或饭盒,打了焖蚕豆回家吃。富人区也能发现卖焖蚕豆的摊子。有人席地而坐,端着盛有焖蚕豆的碟子,用大饼捞点焖蚕豆一起吃。阿拉伯语里,焖蚕豆叫福尔·穆单米斯,在首都北京,我遇到在此工作的埃及人,我问他想家吗?对方说想极了,但最想的还是福尔·穆单米斯。

炸蚕豆饼是扁圆形的,跟中国的丸子差不多,味道也与素丸子有些相近。炸蚕豆饼阿拉伯语叫塔阿米叶,从塔阿姆演变而来,意思是食物,塔阿米叶则有食物之母的喻义,可见它在埃及人心目中的地位。做法是,把蚕豆浸泡一夜,放在臼中捣碎,加上碎欧芹(茎叶似芹菜,但没有芹菜强烈的气味)、葱头、蒜和薄荷干,也可以加些韭菜,搅拌均匀,炸至深,外焦而内嫩。如果在饼中加点肉末,在奶油中炸,味道就更加鲜美。开罗的大街小巷,都有卖塔阿米叶的,全是现炸现卖。尤其在早上,喜欢睡懒觉的埃及人起床晚了,又赶着上班,匆匆在路边买上两三个塔阿米叶,边走边吃,工作生活两不误。来过埃及的不少中国人都说,吃不惯埃及的许多饭,但对塔阿米叶,却觉得很合口。

炖蚕豆,埃及人叫比萨拉,制作时将蚕豆浸泡一夜,然后加入锦蔡叶、少量蒜和薄荷,放进锅里加适量的水,炖熟后盛入盘中,上面再入奶油、炸葱头一起食用。

焖豆芽的做法是将蚕豆泡出芽,然后加盐和调料焖。有人加上西红柿一起炖,也有人加入奶油和埃及甜菜叶一起炒着吃。

埃及朋友时常开玩笑说,到中国去,一是登长城,二是尝中国豆。因为埃及的国菜就是用中国豆做的。埃及焖蚕豆和中国的川菜味道最接近,都是带有浓郁的香辣味,好多国人在开罗吃到了日思夜想的焖蚕豆后,总会被咸得喝了一大缸水,因为埃及的重口味并不好适应。

如果您有更多关于蚕豆的资讯想要知道,可以点击查看农业之友网蚕豆频道详细了解,希望能够帮到大家。